许芜儿

“夏天有梅子味的晚霞”

【博君一肖】摩托车成精指南

  • 《脸红的追星期》预售地址这里

  • 如果肖战老师是王一博的摩托车变的

  • 沙雕/甜/脑洞来源微博

  • OOC属于我

 

(一)

尹正看到王一博的微信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的。他知道85号赛车手王一博老师最近在为了即将到来的ARRC拼命练习,日夜不断,整天抱着他的宝贝摩托车不撒手。他也可以理解王一博成天面对着赛道和摩托车肯定无聊,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理解王一博给他发来的这条没头没脑的微信。

“哥 你摩托车最近有啥问题,不对,变化吗?”

有问题?啥问题?有人搞破坏?

联想到某些极端粉丝,尹正有点紧张了,噼里啪啦地打字回过去。

“没啊,我今天还骑了呢。你的摩托车有问题?别跟上次一样又熄火吧?”

尹正在这焦急地等,王一博那边却像是陷入了沉思,写写删删了半天还没完,吓得尹正以为真出什么问题了,场地负责人的电话都翻出来了,对面写小论文的王一博终于完工,悠悠回过来两个字。

“没事。”

尹正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把屏幕捏碎。

这头王一博回完消息,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坐在他家沙发上吃着小饼干还晃腿的人。

 

 

(二)

时间退回到半小时之前。

王一博刚从赛道上回来,他这次不打算骑自己最爱的大老婆出征,改骑了另一辆雅马哈R3,所以还得磨合一阵。不是他不想骑他的那位糟糠之妻(?),实在是那辆车最近状态不好,时不时就发热或者发出嗡嗡的声音,他心疼他的车,这次就干脆让它好好休息。谁知道等他回到自家车库一拉开门,停在C位的大老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穿着工装连体裤的男生,趴在他的工作台上睡得正香。

王一博面无表情地退出去,关上门再打开,这会儿景象倒是变了――男生被他开关门的声音吵醒,抬起头向他看过来,脸上还有睡觉时压出来的红印,漂亮得像是误入人间的小妖精。

 

 

(三)

通常情况下,这只是个比喻。

然而人家真是妖精,正宗的摩托车成精,有名有姓还有证书。当他把建国后成精许可证丢给王一博的时候,王一博听见了自己世界观破碎的声音,嘎嘣脆的那种。可就算成精是合法的,肖战从还没修炼好的时候就被王一博给买回来了,这会儿根本无处可去,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王一博,王一博只坚持了一分钟就败下阵来,把人带回到自己家里。

问完一圈赛车前辈,没有一个人表示出自己的摩托车发生了什么变化,王一博也没敢告诉别人自己的摩托车成精了,只能默默地挂断电话,转头看向开开心心吃着饼干的肖战。结果肖战被他看得一噎,呛了半天,还是王一博过去给他倒了杯水才好。左手握着水杯右手捏着饼干盒,王一博诡异地沉默了两秒,引起了旁边肖战的注意。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摩托车精应该喝汽油而已。

王一博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把自己这个想法说出来为妙。

“没什么,就是,你一直就是摩托车精,还是最近修炼成人的?”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决定着这几年王一博胯(。)下骑着的到底是一辆正儿八经的摩托车,还是一位变回本体的肖老师。

“呵,王老师,我比您还大六岁。”

王一博沉默了。

他想起来自己无数次在别人甚至摄像头面前夸口说这就是自己的大老婆,还有无数次他自以为潇洒地跨上摩托车时的触感,现在全部随着回忆一起集中到肖战身上,硬生生让王一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且因为眼前人长得太好看,所以别的地方也起了点反应。

王一博欲盖弥彰地咳了一声,委婉地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那,肖老师,每次我骑(。)您,不对,骑您本体的时候,您有什么感想吗?”

肖战停下拿小饼干的手,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就在王一博以为他要回答的时候,肖战忽然伸出手,理直气壮地对王一博说,

“薯片。”

合着还要先贿赂他。

王一博认命地从茶几底下翻出一包黄瓜味的薯片,看着肖战美滋滋地拆包装的样子,眼神里怎么着都带了点不忍直视的感觉。肖战虽然一心扑在薯片身上,但还没落下王一博的眼神,撇撇嘴,俨然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看什么看,还不是王老师之前嫌弃我胖,害得我每天管理身材,就怕您哪天把我的一两个零件拆了。”

王一博想起之前有段时间,他总觉得自己的大老婆比别人的大了一点,拍着它嘟囔过几句,甚至还想过把它拆下来检查一下,后来不知怎么地,他大老婆好像变小了点,变得跟其他摩托车体型一样了,他也就没再想过这事。没想到当时被肖战听了去,还记恨到现在。王一博稍稍有点心虚,但肖战有了薯片的安慰,不再跟他计较,手一挥就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

“没什么感想,就是有点硬,还硌人。”

王一博向自己下(。)面看了一眼,觉得他并不是很想知道具体是哪儿硌人。

 

 

(四)

其实他应该问的,因为肖战指的是他裤子上那堆乱七八糟的挂链。

哎,不可说,不可说。

 

 

(五)

“那你怎么突然变成人了?”

言归正传,今天在车库里捡到肖战的时候着实吓了王一博一跳,万一哪天他骑着骑着,肖战又忽然变成人了,这多有伤风化。彼时肖战已经吃完了一包薯片,从王一博上供的零食里挑挑拣拣,拆开来一包鱿鱼丝,塞了一根进嘴里,这才有心情回王一博的话。

“这不得问你吗?”

“问我?问我什么?”

王一博愣住了,肖战慢条斯理地吃完嘴里的鱿鱼丝,抬头看向王一博。

“为什么这次比赛不带我去?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不是大老婆吗?”

玩家肖战对玩家王一博使用了技能【三连问】,对玩家王一博造成伤害1000000点。

“不是,不是,你是,没嫌弃,我。”

王一博被他这三个问题一砸,尤其是后两个,吓得手里的水杯都洒出来一半。他一边手忙脚乱地擦拭水渍,一边还得想着怎么跟肖战解释这件事。在肖战还是一辆摩托车的时候,王一博可以回答得非常流利,但偏偏现在肖战是个大活人,微微歪着头有点委屈地看着他,完全是持靓行凶。

“不是,我看你最近状态不太好,想让你休息几天才没骑,不对,没带你,不是嫌弃你,真的。”

至于肖战问的大老婆那一句,王一博发现自己有暂时性失聪,并没有听见。

肖战像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我不是状态不好,是停车那边有个小子想泡我,我不想睬他,就装病回来了。”

“谁???谁想泡你???”

“就摆我旁边那个啊。”

肖战又塞了一根鱿鱼丝,仔细回想了一下。

“杜卡迪,panigale,赛车版。”

 

 

(六)

尹正觉得自从那次微信之后,王一博就变得很奇怪。

先是他今天刚到赛道边上,就看见王一博把周围所有杜卡迪牌子的摩托车都挪到了旁边,甚至还挨个敲了一下,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什么,语气听起来很危险,还有一股子醋味,可能早上吃的是饺子。然后,等到他们一圈赛道热身下来,以往赖在摩托车上压根不下来的王一博停车下车一气呵成,摘下帽子就走到一个男生面前,似乎在和人说着什么。

尹正悄悄靠过去。

“看见了吧,还有几天就比赛了,我来不及换车了,下次再带你行吗?”

王一博靠在栏杆上,汗水一滴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来,王一博无意识地动了动肩膀,旁边的肖战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包纸丢给他擦汗,顺手得不得了。

“我早就想让你骑完车记得擦汗了,每次都滴我身上,热死了。”

尹正走过去的脚步生生转了一百八十度,差点没扭到脚。

什么玩意儿,现在年轻人说话都这么限制级了吗。

 

 

 

(七)

后来尹正旁敲侧击地向王一博打听了肖战的来历。

王一博一开始不打算说的,奈何尹正孜(挖)孜(掘)不(八)倦(卦)的精神过于感人,王一博被他吵怕了,干脆把实话告诉了他。

“他就是我那辆雅马哈。”

尹正沉默了一秒,王一博也因为自己的坦白而提心吊胆了一秒。

谁知道下一秒,尹正拍着王一博的肩膀大加赞扬。

“行啊你王一博,看不出来你这么会说话,这不就是说人家是你大老婆吗,太会了你。”

“不,那个,他真的是。。。”

“不用说不用说,兄弟支持你,感谢你今天教给我这一手,我以后跟人表白也这么说哈哈哈哈哈哈。”

 

 

 

(八)

哈什么哈,哈批。

——来自被重庆摩托车带跑偏的王一博老师。

 

 

(九)

既然商量好了这次比赛让肖老师歇一歇,肖战又不想变回摩托车,比赛那天干脆也跟王一博过去了,拿着家属票坐在最前排看比赛。

这是他第一次看比赛,以往都是他陪着王一博在赛场上风驰电掣,挥洒汗水,但偶尔地坐在前排,看王一博一次次从他面前略过,似乎也是种不错的体验。他长相属于温温柔柔的类型,又坐在王一博的亲友席上,很快就有王一博的粉丝按捺不住过来找他,好奇地问他跟王一博是什么关系。

肖战看了一眼正好从他面前经过的王一博,笑了一下。

“家属关系。”

还是别直接说大老婆了,怕吓着人家小姑娘。

他这次变成人的理由其实不单单是像告诉王一博的那样,还因为他家小朋友越长越耀眼了,粉丝也越来越多,不知道哪天就会被别人拐跑。既然他天天喊自己一声大老婆,怎么着也得守着这个正宫的位置不是。

谁让他二话不说把自己的心给偷走了,那自己把对方的心拿过来,不过分吧,他肖战可不是什么大方的妖怪。

 

 

(十)

王一博这次终于没半途出什么故障,顺利地到达终点,拿到了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等他从赛场上下来,跟前辈们击完掌,兴冲冲地去找他的小摩托的时候,就看见肖战站在一群粉丝之间,头上戴着粉丝分给他的印有Q版王一博头像的鸭舌帽,手里拿着的小扇子也是粉丝的应援物,肖战就站在大太阳底下仔细地端详那面会变化的小扇子,笑得眉眼弯弯。

王一博的脚步忽然就不那么着急了。

他一手搂着摩托车头盔,整个人都是荷尔蒙的气味。在粉丝的欢呼声中,肖战抬起头,正好和他对上视线。

肖战对他笑了一下。

 

 

(十一)

据后来王一博怀疑,肖战可能是骗他的,他根本就是苗族那边的妖精,会下蛊的那种,主要手法就是笑,笑得特别好看,成功率百分之百。

但鉴于目前为止(而且恐怕从今以后都)只有王一博一位受害人,就此观点我们还是持保留意见,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毕竟我们不配

 

 

(十二)

“战哥,有个事我想问你很久了。”

“说。”

“你既然是摩托车精,那我可以骑的吧?”

“你在说什么。。。。王一博你干什么??!!手往哪呢??!!”

 

 

(十三)

可以。

只要是王一博,就都可以。

但这并不妨碍第二天早上肖战一脚把王一博踹下床。毕竟前面说了,肖战可是个小气的妖怪。

 

 

(十四)

小彩蛋。

友情贡献自己串起全文的关键人物尹正老师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说要借王一博的大老婆摩托车骑一下的时候,王一博看他的眼神就像他要抢他老婆一样。

和摩托车的感情已经这么深厚了吗。

今天又是尹正摸不着头脑的一天呢。

 

 

 

END

 

我去百度搜一博的摩托车,出来的第一张照片真的是肖战啊

有个小疑问,摩托车好像有专门的机用润滑油的吧?那他们如果在车库do,可不可以直接用(下面内容被屏蔽),还有各种摩托车工具作为道具(下面内容依旧被屏蔽)

还有,祝王一博生日快乐,是一个很好的小孩,所以要拥有开开心心的人生鸭






评论 ( 114 )
热度 ( 5501 )

© 许芜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