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芜儿

“夏天有梅子味的晚霞”

【博君一肖】脸红的追星期(一)

  • 《脸红的追星期》预售地址这里

  • 表面富二代皮下是站哥弟弟 & 爱豆哥哥

  • 连载中/HE/高甜无虐

  • OOC属于我 

 

“战哥你先休息一下,七点有个开机聚餐,投资方也会来。”

助理把肖战送到酒店房间门口,虽说看到自家艺人疲惫的样子也不好受,但还是硬着心肠告诉他晚上聚餐的重要性,肖战也只是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就关了门踉踉跄跄地扑向酒店的大床。

这不能怪他,肖战这几周真是忙得团团转,刚在上一个剧组补拍完镜头,又飞到另一个城市参加代言的产品发布会,十一点结束的活动,睡了几个小时又爬起来赶飞机到新的剧组参加开机仪式,晚上还有聚餐,神仙也不带这么忙的。所以,当时隔十几个小时再次接触到温暖的床,肖战几乎是扑上去的刹那就睡着了,当然,是在很卑微地设好闹钟之后。

 

落地窗外斗转星移,灯开灯灭,到了定好的某个时间,整条街道上的路灯忽然都嘭地一下盛开,一盏一盏连绵到天边,还有汽车的前后灯,住楼的过道灯,慢慢点亮了这个城市的夜晚。远处倏地有烟花盛开,如一束束灿烂的捧花,在半个夜空中肆意燃放。

 

肖战就在这时醒来。

他这一觉睡得酣畅,骨头都酥了,刚醒来的眨眼都带着几分黏糊,只能慢悠悠地在床上打个滚去摸手机,看到自己在手机相机里头发凌乱的样子,想起之前接机时粉丝控诉的自拍还没发,就随手给自己找了个角度咔擦几张,登上微博发了出去。

X玖少年团肖战DAYTOY

营业到昏厥,现代人的生活好苦。

【自拍.jpg】

和往常一样,肖战发完微博后没有立刻退出去,而是在原地等等抢到前排的粉丝们,挑几个回复一下。他知道他的粉丝们被他翻拍会很开心,他也乐得看见他们开心的样子。就在他不断刷新的几分钟里,评论就跟疯了一样涌了出来,有的带着文案直奔现场,有的就留下一串单纯的“哥哥啊啊啊啊啊啊”,肖战又刷新了一次,一个ID名为“夏日限定DAYTOY”的ID像坐了火箭一样往热评上窜,还不停地有人在捞,肖战看了一眼内容,不是彩虹屁也不是一堆啊啊啊,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

“最近行程很满吗?”

这不要太好回复哦,肖战点开这条评论,立马回复:

“是的,待会儿还有聚餐【生活终于对我这只小兔子下手了.jpg】”

回复发出去,他又刷了刷,那位粉丝没有再回复,倒是一大批评论冒了出来,肖战不敢再看,在微博崩溃之前切了小号,开始自由自在地在超话里玩耍。也许是大家都赶去在他刚发的微博底下评论了,超话里还挺安静,肖战一口气存了好几个粉丝拿他做的表情包,刚打算再偷几个,助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战哥?你醒了吗?”

“我醒了啊,要出发了是吗,我这就下来。”

“不是不是,刚刚导演打电话过来说聚餐取消了,让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再开始拍。”

“啊?不是说投资方会来吗?”

“就是投资方说要取消的,唉,说不定人家有事呢,再怎么说,那可是王一博啊。”

“王一博?不太清楚,好啦我知道了,那你也好好休息,今天辛苦了,我先挂了啊。”

肖战对这些商业巨子不怎么感兴趣,毕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也没兴趣去淌这个混水。但这次的投资方一开口就让他多了大半天的休息时间,不管人家是出于什么原因吧,反正他肖战是受益人,不由得多了一丝好感。横竖有了时间,肖战点开搜索框,搜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ID。这一搜肖战就惊了,竟然还是个小有名气的站姐,昨天的活动也在现场,虽说镜头有点远,但胜在角度优越,前面根本没人挡着,摄像机本身的性能看起来也好,拍得肖战连眼睫毛都能数清。

再往下翻,肖战被迫欣赏了几十张自己的高清照片,每一条的彩虹屁还都配得不一样,实在让肖战本人望尘莫及,感叹中华文化之精深。看来这位经常到他的现场啊,肖战想,但每一场活动都有很多粉丝,他也不能将粉丝们的脸和ID一一对上,回忆了一下也就作罢,顺手点了个关注,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泡面去了。

再感谢一次投资方赐予的休息日。

 

 

第二天,肖战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拉开窗帘的刹那感觉自己像获得了新生,但也只来得及感叹一下人生美好,就匆匆扒了几口饭赶去拍摄场地。这次接的戏难度不大,温温和和的学长男二,后面还得为女主各种做备胎各种被虐,总的来说,是一个观众容易喜欢的角色,性格也贴合肖战本人,所以一天戏下来轻轻松松,在男女主还在演着霸道校草和纯洁小花的烂俗剧情时,他已经拍完溜出来四处晃悠了。

这次的取景是在一所大学,学生们大多都回去过暑假了,偌大的校园里只有零星几个人,肖战穿着学长标配白衬衫,在林荫道下慢慢走着。他毕业很久了,对大学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除了成堆的资料和泡在图书馆的日常,似乎还有一个角落里留着点柔软记忆,带着六月阳光的温度,在记忆的一角蜷着。

是什么来着?

肖战有点出神地回想着,一时没听见从远及尽的一声亢奋猫叫,所以在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咪突然蹿出来扑到他身上的时候,他踉跄了几步才没被它扑倒。他弯下腰把小淘气给跑起来,那白猫也乖得很,一双水润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肖战把它搂在怀里掂了掂,又捏了捏它的小肉爪,低下头跟它说话,

“你怎么突然蹿出来呀,这样很危险的,你主人在哪里?”

这只白猫浑身没有一根杂毛,抱在怀里蓬松得像朵白云,一看就是被精心饲养的。肖战挠了挠它的脑袋,白猫就满意地发出一串打呼噜的声音,肖战被它逗笑了,抱着它在路边的长凳上坐下,掏出手机大肆拍照。

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肖战正沉迷撸猫无法自拔,等他反应过来,一双黑皮鞋已经出现在他视线当中。他抬起头,一位穿着黑西装的青年也正看向他,神情冷冷淡淡的,却在眼神交汇的刹那愣住,目光在肖战脸上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似乎有瞬间的惊讶。肖战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开口,

“你好,我叫肖战。”

青年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却并没有让肖战感到不舒服。终于,青年在目光下滑到他怀里的猫时停住了,挑了挑眉,肖战立刻会意,将软成一滩液体的白猫举到它眼前,

“这是你的猫吗?”

青年点头,伸出手像是要接住肖战手中的猫,睡了半天的猫在这个时候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往肖战怀里钻。青年皱了皱眉,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是在小声喊着什么,肖战以为是在跟他说话,条件反射地问到,

“什么?”

青年看着他,神色复杂,犹豫半晌才动了动嘴唇,几乎是忍辱负重地说到,

“。。。甜甜。”

原来是在唤猫,这么可爱的名字,难怪眼前这位生人勿进的青年说不出来。肖战憋着笑,又把暖乎乎的白猫往青年那拱了拱,白猫不情不愿地看了他们一眼,咻地跳到地上,一眨眼就跑没了,看得肖战目瞪口呆,两手空空地看向青年,青年却像是习以为常似地一插兜,目送白猫消失在林荫道尽头,转过头来看着肖战,

“肖老师今天的戏拍完了?”

“是啊,但你怎么知道。。。”

“那我请肖老师聚餐吧,昨天的不是被取消了吗,休息好了吗?”

“休,休息好了。”

青年摆出的姿态太过理所当然,肖战一时被他唬住了,说话都磕磕巴巴的不过脑子,跟着青年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自己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

“那个,请问您是?”

走在前面的青年停下脚步,他身上的气势浑然天成,让人丝毫不会质疑他久居上层的地位。在层层树叶中透下来的阳光中,他回头看着肖战,

“我叫王一博。”

肖战在原地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太过玄幻。

肖战迷迷糊糊地在小龙坎的包间里坐下,对面的王一博把菜单推到他这边来,示意他来点。明明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剧组里乱逛,撞上了一只猫,又撞上了那只猫的主人,还居然就是这部戏的投资方,然后他们两个话都没说几句就坐在火锅店里进行两个人的聚餐。

什么神仙剧情。

生平第一次,肖战在火锅店里如此紧张,往日熟悉的菜单今天看来全都变成了一道道送命题,看看对面王一博一言不发盯着他的神色,仿佛下一秒就能给他打个不及格。

那就点个鸳鸯锅吧,肖战在心里退让了,但那半边辣锅一定要重辣,重庆男孩不能连这点底线都不坚守。又勾了几样肉和蔬菜,肖战嘴角挂着的商业微笑都快僵了,赶紧把菜单交给王一博,另一只手掏出手机开始疯狂向助理求助。

王一博接过菜单看了看,挑了下眉又看了眼肖战,直把肖战看得如坐针毡。好在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侧过脸去又加了几道菜,肖战悄悄竖起耳朵听了听,发现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王一博加的全是他喜欢的菜,忍不住美滋滋地晃了晃腿,这趟鸿门宴不亏。

菜上得很快,肖战是典型的无肉不欢,又在经纪人和助理的联手看押下啃了好几天的青菜萝卜,当即看似不动声色其实欢呼雀跃地下了半盆肉下去,想了想,又下了几片在清汤里。这辣锅真不愧是重辣,花椒麻椒辣椒一股脑地翻腾,红艳艳的锅底不断翻涌上来,连带着里面的肥牛片都忽隐忽现,配上本来就在锅里的圆溜溜的鹌鹑蛋,鲜红的枸杞,怎不叫人食指大动。

王一博刚通知完秘书把晚上的会议推掉,抬头就看见肖战手机也不玩了,专心致志地盯着辣锅兔子守肉,连清汤里也被照顾到下了点东西,想来是怕他吃不惯辣的。

“应该可以吃了。”

他知道肖战是不好意思先动筷子,干脆出了声提醒他,自己先在辣锅里夹了一筷子肥牛。果然,一看他动了,肖战立马像脱了缰的兔子下山,精准地一筷子夹住一片肉,放在佐料里蘸了两下,一口咬了下去,满足得眯起眼。王一博就在对面咬着筷子看着他笑,肖战接受到他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但也忍不住跟着王一博笑了出来。

这一笑嘛,事情就好办多了。肖战在神秘的投资方面前本来是应该紧张的,但面前的王一博看起来比他还小,又没有什么架子,他便也慢慢放开了,自己吃得欢快,还敢用公筷偶尔夹一两筷给王一博。

鹅肠是最后上来的,一条条滑溜溜的透明长条装在红碗里,谁能想到它们入口是又滑又脆的味道。王一博平时没点过这个东西,表达好奇的方式就是盯着那个红碗一直看,好在肖战及时发现了他的视线,想着怎么着也是人家请吃饭,自己做点服务再应该不过,就主动请缨抽了把漏勺,夹了条鹅肠放进去,再用公筷压着浸在辣锅里,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鹅肠迅速缩成皱巴巴的一团,再捞出来时已经吸饱了汤汁,原本的米黄色中透着一股油辣辣的红。尽管肖战也想了鹅肠好久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把第一根给了王一博。看他把自己之前夹给他的菜都吃了,想来应该是能吃辣的。

在他继续去弄第二根的时候,沉默多时的微信终于响了,肖战用一只手点开,赫然是助理的狂轰滥炸。

“哥?战哥?你跟王一博小王总出去吃饭了??”

“还是小龙坎??哥你咋选这地呢??小王总不吃辣的啊???”

不吃辣?可不是王一博挑的地方吗?

肖战抬头仔细地打量埋头吃鹅肠的王一博,嘴唇红润,细细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还在以干杯的速度疯狂喝水。肖战沉默了。

吃饭的时候完美踩中大老板雷点怎么办?在线等,急。

但这老板也太贴心了,不吃辣还把他夹的辣菜都吃掉,不让他尴尬,简直感动中国。肖战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起身给王一博又倒了杯水,友好且带着怜悯(?)地递给王一博。王一博抬头看他,肖战就给了他一个甜笑,王一博呆了一下,飞快地收住表情低头喝水,平静的动作下隐藏着他恨不得把头埋到杯子里的心情。

咦,怎么连耳朵都辣红了。

 

后来肖战就把大半的食物都下到清汤里了,连夹菜都是用的另一双筷子,保证一点辣油都没沾到。除了对投资方的合理社交之外,肖战心里也藏着点真正的感谢和感动,笑容也不自觉多了起来,看得王一博只敢低头吃菜,所以也算某种意义上得宾主尽欢。

等到他们吃完,天已经黑了下来。肖战本来觉得自己下午早早开溜不太好,还想着回剧组,但是投资方大人不答应,一定要他回去休息,并且亲自开车将他送到了酒店门口。肖战简直是受宠若惊,在车上都有点坐立难安,好在王一博放了音乐,正好是他喜欢的风格,他偶尔也跟在后面轻轻哼上两句,勾得王一博的嘴角悄悄上扬。

“那小王总再见啦,今天真的谢谢您,辛苦了。”

下了车,王一博放下车窗,肖战就弯下腰来跟他告别,本以为感激之情表达得没有十分也有八分,却没料到小王总不满意,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

“不要用敬称,我叫王一博。”

“哦好,那,一博,晚安。”

肖战从善如流地改口,本来还在想着会不会有点逾越,但看着王一博那双认真的眼睛,犹豫了一下,把晚安也一起说出了口。王一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肖战也不好在这人来人往的酒店门口久留,挥挥手就进了酒店。但当他走过玻璃门廊的时候,鬼使神差的,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王一博正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看到他回头,立马就把手机放了下来。肖战有点好奇,但没想问,继续向前进了电梯。

等他回到房间洗漱完毕,放在床上的手机忽然亮起,肖战一时没看清,还以为是新加的王一博给他发了消息,仔细看才发现是微博上自己小号才关注的那位站姐。

夏日限定DAYTOY:

晚安。

 

 

TBC.

 

尝试一下连载

会根据我对现实中哥哥弟弟的解读来写(所以会有很多现实糖),弟弟默默追人,表面上冷淡其实内心是个小狮子,会有占有欲和小害羞,哥哥就是不知不觉被撩到,慢慢接受再变的坚定的故事,保证HE

 


评论 ( 85 )
热度 ( 6303 )

© 许芜儿 | Powered by LOFTER